“智能交互”为核心的AI技术先锋

媒体报道>详情页

极限元联合创始人马骥:“冬天来得越早越好”

搜狐科技:http://www.sohu.com/a/125751127_472705Jul 25, 2017

 

人工智能的商业模式是什么?这似乎是个价值万亿美金的问题。人们或许担忧:在这个问题被回答之前,人工智能的寒冬是否会先一步到来?

而极限元联合创始人马骥却对Xtecher说:“寒冬迟早要来,对有存活能力的人来说,冬天来得越早越好。

 

极限元定制了两款周边马克杯,将其中一款赠送给Xtecher记者时,马骥敏锐地发现了问题。

“咱们不是还有一款白色的咖啡杯吗?”得知只剩下一款,马骥立即让下属再订一批白色的,“黑色的马克杯虽然实用,但不适合女孩子。”

重视用户的需求——马骥对此异常警觉。

 

用户需求是首位的

2014年,马骥曾经历过一次对技术认知上的颠覆。

在极限元创立初期,技术出身的初创人员费尽心力打造出一款“智能语音云平台”,通过开放的API接口,开发团队就可以把语音识别、语音合成、语音评测这些服务快速植入到硬件或APP中去,这个技术在当时已于市场遥遥领先。但当这位极限元(北京)智能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兼商务副总裁拿着这个产品跑市场、谈客户时,却发现——鲜有人愿意为其买单。

“用户不care你这个技术是先进了一步还是半步,他只关心你能否把我的问题都搞定。”

这位曾经做过网络安全解决方案的工程师逐渐明白:自己陷入到一个误区之中。闭门造车是无法获得长足有效发展的,必须要在线下和用户进行深入的对接,了解用户真正的需求,才能针对问题出一套针对性更强的解决方案。

后来,在跟进一个语音项目时,对方提出了一个关于图像识别的具体需求,而凭借极限元的技术积累完全能够搞定。就这样,跟着客户的需求一步一个脚印,在人工智能火爆的前夕,极限元找到了适合生存的“玩法”。因此,他带领整个公司进行了策略上的转变——主营业务调整为为行业用户进行定制化开发,做人工智能的综合解决方案。

“这一步,得走稳了。”

 

商业逻辑:先得自负盈亏

极限元的核心技术优势主要在于两个方面:智能语音与计算机视觉。

其智能语音技术分为五个层次:

1.语音合成。将文本转化成语音,让机器像人类一样开口说话。

2.语音识别。将语音转化成文字,让机器具有人类一样的听力。

3.声纹识别。主要应用于安防,能够提取说话人的语音身份特征进行身份认证。

4.口语评测。参考标准示范发音,对口语发音的效果进行客观评测。

5.语音检索。对语音中的关键词进行检索。

值得一提的是,极限元的语音技术不仅支持多语言,还支持“多方言”的转换。

其计算机视觉技术分为四个层次:

1.指定物体识别。从图像中自动识别指定物体。

2.图像内容理解。智能理解图像中所包含的内容,并对图像进行分类处理。

3.智能文字识别。将图片中的文字转化成电子文本。

4.视频场景分析。对视频中静态和动态的物体、人物的信息进行实时分析、识别。并能够综合处理视频中采集到的敏感信息,对场景进行事件判断。

在人工智能的大赛场中,语音方面有科大讯飞,视觉方面有商汤、Face++,成立不足三年的极限元尚在成长期,如何才能在纷飞崛起的人工智能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马骥感叹,“都知道这是下一个风口,下一个热点,但如何才能商业落地?哪些用户会为这个买单?是比较难的问题。”他告诉Xtecher,这两年,无论是做语音还是做图像的人工智能公司都很多,但真正有自我造血能力的、能自负盈亏的公司很少。

极限元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也很艰难,于是,极限元开始了几个项目的打磨,逐渐摸索前行的方向。2014年8月,推出智能语音云平台后,极限元开始寻找合作商,作专属的语音解决方案;2016年8月,针对网络直播平台内容审查的需求,极限元又推出了音视频网络直播安全网关解决方案——将“人工鉴黄”变成“智能鉴黄”,节省了70%以上的人力成本,同时能够有效提升准确率——一下子,极限元找到了第一个清晰的落地场景。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极限元将商业落地的第一步定位于“直播鉴黄”呢?

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已接近200家,用户数量已达2亿。从各类APP下载统计软件可以看到,中国已经有十多家直播平台的App下载量超过千万。女主播们为了吸引关注者,使出了浑身解数,“性吸引”成为了最常用的手段。如何鉴黄?一个鉴黄师平均一天要看2万张图,经常要三班倒,面对大量黄图鉴定分类,常常身心俱疲;另一方面,直播平台聘请大量鉴黄师是一笔不菲的成本——极限元迅速抓住了这一商机。

目前,极限元服务的直播平台涉黄图像检测的准确率高达99%以上,误报率低于1%,需要客户进行人工复核的比例不超过3%。

马骥表示,事实上,人工智能技术的底层都是相通的,而极限元的优势在于针对不同的行业用户,提供一个不仅限于语音和图像的综合解决方案——能够根据个性化企业需求,提供具有针对性的服务。

“语音+视频,貌似纷繁复杂,但都是由项目一步一步驱动出来的。目前很多垂直行业领域的需求还没有被挖掘出来,值得深挖。”虽然目前还不能做到大而全,但对于单点垂直领域的探索,马骥显得很有信心。

就这样,极限元一个垂类一个垂类深挖,继续着他们的探索:2016年5月,极限元推出首款硬件产品——车载疲劳驾驶检测仪。采集超过了50万名司机的大数据。有没有打哈欠,有没有闭上眼睛,有没有脑袋歪斜,有没有打电话抽烟?利用人脸、姿态、语音等多项人体特征作为判断标准,深度检测司机的疲劳驾驶程度。

 

在战火纷飞的人工智能市场中,极限元以to B为主,并将选择在未来几年内酝酿自己新的C端产品,以此闯出了一条独特的生存之路。我们回顾一下极限元的发展路线:

2014年,极限元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极限元获得千万级别的天使投资。进入到在线教育和网络安全领域,拿下了教育部、工信部等重要客户,并联合语文出版社推出了“古诗词诵读”APP和“方言掌上通”APP。

2016年3月,极限元成功签约奇虎360、搜狗、网信办、公安部门,AI技术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与认可。

2016年下半年,极限元与众多主流直播平台达成了合作。

 

成立三年以来,极限元的产品和商业模式都得到了资本与市场的认可,前进的步伐十分稳健:

2015年,极限元的销售额达400多万元;2016年,极限元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1000万元,但伴随16年人工智能领域的大火和公司的稳步成熟,实际销售额比预期多了50%。

但在马骥看来,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2016年8月,极限元将推出的音视频网络直播安全网关解决方案,运用在了“互联网直播鉴黄”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2017年,极限元将不断巩固这一技术,他们的目标是:不仅仅服务于直播行业,而希望在游戏、影音娱乐、在线社交等泛娱乐领域都可以运用到自己的语音和图像技术。

除此之外,面对人工智能市场的巨大潜力,极限元还将不断寻觅新的垂直领域,整装待发,开疆扩土。

 

曾经失败

一身笔挺的西装,温暖的嗓音,马骥是一个“不粗犷的西北汉子”。在公司,他是个对人关怀备至的大哥哥。马骥从不会把负面的情绪传递给他人,他喜欢戴着耳机,边听音乐边调一杯鸡尾酒,耳边低吟浅唱的声音伴随手上不急不缓的动作,是他放松心情、缓解压力的最好方式。

2016年底的年会,有同事制作了一个相册集,在《友情岁月》的背景音乐下,马骥看着从2014年至今的照片,点点滴滴都涌入心头。每一个极限元的故事,都是马骥内心割舍不下的回忆。

“马骥是一个儒雅的人”,极限元的市场总监这样评价他,“他穿着古代的长衫,身上的儒雅能把那种感觉都撑起来。”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外表儒雅的人,心中却有着自己燃烧的火焰。

2007年,马骥进入了中科院下属的中科软科技。但待在国企的马骥不仅没有高枕无忧,反而因缺少生机而感到苦闷。他想出去看看:规范化的大公司是如何运作的?市场的真实需求又是怎样的?于是,他毅然决然地跳出了这个令旁人羡慕的舒适圈。

2010年,马骥进入华为,先后做过开发、测试、以及网络安全产品的解决方案的工作。如鱼得水后,马骥却再一次感到对外面的事物产生了隔阂感,一种恐惧油然而生,紧紧地攫住了他。而立之年,他在心里不断地问着自己:“虽然你现在的工作很稳定,收入也不错。但是时间久了以后你还能干什么呢?”

这种担忧的声音在他耳边不断萦绕,2013年,马骥决定再度离职。他和曾经的同事一起开始了创业之路——7个人背起行囊去上海开发手游。但令乐观的马骥没想到的是,半年之后,由于各种原因,项目失败了。

他总结了失败的最大原因——错过了最佳时机。如果产品在2013年初或者再早一点拿出来可能会是成功的。但2014年整个手游圈里发生了变化:2013年上海ChinaJoy展,13%的展台是手机游戏,到2014年已经变成70%。在市场饱和度已经足够高的时候才迈出第一步,显然起步得太晚。

回望这次经历,马骥坦言,“第一次创业虽然失败了,但当时心里面的小火苗已经被点着了。”

第一次创业失败的沮丧并没有持续多久,同年,马骥和已经创业成功的雷臻、拥有十多年软件研发、架构设计以及项目管理经验的康利强,共同创立了极限元。

这一次,他踩到了“点儿”上。

 

“虎妈猫爸”

极限元的CEO雷臻,曾在华为就职。后来他也离开了华为,联合创立了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OKCoin稳定运营之后,雷臻继续前行准备建立一个新公司,他找到了马骥。

回忆起和雷臻的相识,马骥笑出了声音。

在华为的时候,下午马骥喜欢出门吃个雪糕,会碰到喜欢出门抽烟的雷臻。一来二去,两人相谈甚欢。之后二人在一起做项目,更是对彼此的工作能力、做事态度有了认可。得知马骥创业失败,雷臻特别高兴地把他拉了过来,共同筹备新公司。

马骥坦言,一路走来,雷臻对他的帮助最大。尤其是从技术人员转向管理人员的过程中,他学到了去多角度地思考问题,以及如何有效地注重细节。

雷臻和马骥,这两个人被员工戏称为公司里的“虎妈猫爸”,一个负责严厉,一个负责安抚。二人相互协调,慢慢组建出50多人的大家庭。

三个创始人,雷臻负责决策方向,康利强负责核心技术,马骥负责市场商务和人事财务。对于手下的要求,马骥说了四个字“一专多能”。“创业公司需要能独挡一面的人才。”

左起:联合创始人马骥、CEO雷臻、联合创始人康利强

 

公司的扁平化管理加上自身谦和的性格,马骥非常受到员工的喜爱。“有叫小马哥的,有叫骥哥的,有叫老马的,还有叫马叔叔的,都没关系。”

 

“冬天来得越早越好”

2016年,是人工智能井喷的一年,世界范围内涌现出很多人工智能的公司,但马骥对此持保留态度,“因为这个概念好,创业者在自身技术不强的情况下就匆忙上马。就像罗振宇在跨年演讲上所说的,有的人是为了搞事情要融点钱,有的人只是为了融钱搞点事情。”基于在这个领域的积累,马骥判断人工智能将在不久后进入寒冬。

不同于《权利的游戏》中,寒冬来临,大战将至的严峻。马骥反而觉得冬天来了,是件好事情,“人工智能的寒冬迟早要来,对有存活能力的人来说,冬天来得越早越好。”

他认为,由于目前AI公司良莠不齐,很多不靠谱的公司会在寒冬中被淘汰掉,这将会释放出更多的市场、人才,当这些资源流入真正有实力持续发展的企业中时,就会促进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

采访接近尾声,这个内心燃烧着火焰的男子徐徐道来他对遥远未来的展望和实现方式——“一个阶段一个目标”。

他说,或许初到北京时的小目标就是一个月薪的数字,再后来期待着自己什么时候能扎下根,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如今,他的愿望是能够带领极限元稳步向前,业务再拓展的更多一些,技术更精准一些。

不断地产生出新的小目标,也不断地去努力实现。马骥回头望望那个曾经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发现自己已经走了很远。